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侦探新闻 >

新闻动态
乌鲁木齐私家侦探:爱而不得,必受其苦

类别:侦探新闻   发布时间:2019-04-04 10:43   浏览:

  青石桥上雷雨交加的那个夜晚,断送了阿朱的性命,崩塌了乔峰的世界。

  乌鲁木齐私家侦探可却悄然在另一个女子心中敲开了一扇通往感情道路的大门。

  关于她的出场,金庸这么写道:

  “瑟瑟几响,花树分开,钻了一个少女出来,全身紫衫,只十五六岁年纪,比阿朱尚小着两岁,一双大眼乌溜溜地,满脸精乖之气。”

  这个娇小玲珑的女子,就是阿紫。

  她跟姐姐阿朱都是段正淳与阮星竹的私生女,生下来不久便送给旁人抚养。

  她的肩头同样刺着一个殷红的“段”字,脖子上的那个金锁上铸着:“湖边竹,盈盈绿,报平安,多喜乐”。

  寥寥十二个字,寄托着父母的无奈与期望,也是关于她身世的全部。

  她出现在小镜湖畔,肤色雪白,灵动如星,看似活泼可爱,实则残忍毒辣。

  一上来就扰乱褚万里垂钓,三下两下刺死几条鱼,却又胡乱扔回湖里。

  乔峰斥责她狠毒,她更是恶作剧似的胡搅蛮缠,诡计百出。

  当褚万里为保护她爹而战死,非但没有一丝悲伤,反而嘲讽道:“这人武功很差,如此白白送了性命,那不是个大傻瓜么?”

  当段正淳跟段延庆一番恶斗快支撑不住,在场的人都想出手相助,她却格格笑道:“我爹爹如是英雄好汉,我便认他。他倘是无耻之徒,打架要靠人帮手,我认这种爹作甚?”

  凉薄,冷血。狡诈,刁钻。

  这就是她的本性,不管是忠义之士,还是亲生父亲,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

  唯一让她放下敌意的,只有姐姐阿朱。

  阿紫第一眼见到阿朱,便蹦蹦跳跳地奔到她身旁,拉着她的手,笑意盈盈地说:“这位姐姐长得好俊,我很喜欢你呢!”

  对于一个见惯了尔虞我诈,也懂得阴谋诡计的小妖女来说,这或许是生平第一次对人透露好感。

  所以,当她鬼鬼祟祟地躲在青石桥下,看着姐姐假扮成父亲,最后死在乔峰手里,内心除了一丝难过,恐怕更多的是震惊。

  她原本是想来看好戏的,没想到却见证了乔峰对姐姐那番后悔莫及的愧疚不已,以及刻骨铭心的眷恋不舍。

  她从小在星宿派长大,生存艰难,极度自我,未曾感受过人世间的各种温情,更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感天动地的爱情。

  尤其是,当她看到乔峰抱着阿朱的尸体久久不愿放手,当她看到乔峰挖了两个坑,想要跟阿朱一起同死合葬,心中甚是感慨:“当真多情得很哪!”

  或许,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心中悄悄地爱上了乔峰这个深情男子。

  直到很多年以后,她终于袒露心声:“在那小桥边的大雷雨之夜,我见到你打死我姐姐,哭得这么伤心,我心中就非常非常喜欢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只不过,爱上不该爱的人,阿紫注定会走得艰难。

  -2-

  阿朱临终前的托付,对于阿紫来说,就像是拥有了一把尚方宝剑。

  她从此就有了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可以留在乔峰身边。

  她跟着乔峰去找马夫人,却毁了她的容貌,挑断她的筋脉,让她在惊吓中惨死,最终坏了乔峰的好事,问不到仇人。

  乔峰发怒想打她,一句“我姐姐已给你打死了,再打死我又有什么打紧?”

  气得他无言可答,大步而去。

  乔峰要去雁门关,她说要去晋阳,正好同路。

  他刚开始不愿带着她,她便想尽千方百计引起他的注意。

  不惜在雪地里装死,嘴里却藏着毒针,想把乔峰弄残了,好一辈子厮守在一起。

  当乔峰识破她的诡计,误打误撞地挥掌误伤了她。

  没想到这正中下怀,给了她一个留在身边的机会。

  那段养伤的日子,或许是阿紫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金庸在原著里写道,阿紫受伤后的第二年秋天,乔峰经常带阿紫骑马散心,整日悉心照料。

  而且是:“阿紫倚在乔峰胸前,不花半点力气。”

  这对于乔峰这个粗犷汉子来说,或许并没有什么在意。

  可对于情窦初开的阿紫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那个胸膛的温暖,足以燃烧她的一生韶华。

  所以她会有一种求仁得仁的满足,会将爱意直接表达:“我宁可永远动弹不得,你便天天这般陪着我。”

  一见钟情固然浪漫,可日久生情也痴缠。

  如果说,一开始阿紫爱上的是乔峰对阿朱的那份深情,她渴望自己也能够拥有那样一份生死不渝的爱情。

  那么,到后来,她也渐渐明白了,这个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其实也有柔情的一面,所以这份爱又更加深了几分。

  就像她自己说的,“姐夫,我本来不明白,姐姐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后来我才懂了。”

  因为羡慕,所以眷恋。

  因为懂得,所以深爱。

  阿紫对于乔峰的一腔痴情,并不是一上来就那么天崩地裂,而是在一点一滴中难以自拔。

  到最后,爱而不得,已经成了一种执念。

  就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她贪恋它的美,但越是抓得紧,就会被扎得越深,刺得越痛。

  直至伤痕累累,体无完肤。

  -3-

  阿紫跟着乔峰辗转女真、辽国,陪着他出生入死,享受他的英雄光环。

  对她来说,乔峰义薄云天,铁骨铮铮,是天下第一流的武林高手,亦是世间难得的痴情种。

  她跟随在他身边那么多年,几次被他救于危难之中,也曾被他悉心关怀,可唯一得不到的就是他的爱。

  为此,她苦恼,纠结,惆怅。

  她像个任性的小孩,做了许多胡闹的事,不过就是为了引起他的重视。

  甚至,她利用游坦之的一片痴情,不惜将他当作发泄的玩物。先是把他当纸鸢尽情戏弄,后又将其变成铁头人,用狮子来逗弄。

  最后为了练邪门武功,又不惜让他以身试毒。

  她厌恶游坦之对自己的深情,却也明白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所以,当乔峰让她接受游坦之,让她领这份情,她既崩溃,又愤恨。

  原著里曾有这么一段对话:

  阿紫问姐夫:“她(阿朱)有什么好,我哪里及不上她,你老是想着她,老是忘不了她?”乔峰平静的答:“你样样都好,样样比她强,你只有一个缺点,你不是她............”

  有些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就像阿朱之于乔峰,她虽然死了,却永远活在他心里。

  也像乔峰之于阿紫,他虽然不曾爱过,却永远寄托着她的执念。

  只是人有时候往往如此,越是轻易得到的,越不会在乎;

  而越是得不到的,越是费劲千方百计也要得到。

  于是,在辽国王府,阿紫为了永远留住乔峰的心,竟然听信穆贵妃的谗言,骗他喝下所谓的“圣水”,差点害死了他。

  等到明白过来之后,才悔恨自己的愚蠢无知,更痛恨自己的执迷不悟。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单恋这条路,她已经无可退路。

  在她失明的那些黑暗日子里,无时不刻地盼望着能够重回乔峰身边。

  纵使他不爱她,可她也愿意陪伴在身边,哪怕她已经看不见,也想听他说说话,感受到他的气息。

  那一天,终于来临。

  在少林寺,乔峰从丁春秋手里救出了阿紫,她光听声音就知道是他,迫不及待地摸索着冲上去搂住他。

  不管时光流转,不管伤痛悲苦,她只想要这样一个温暖的胸膛,治愈她一生的伤痕。

  后来乔峰身临险境,被众人从铁牢里救出,无意中说了一句:“阿紫他们脱险了没有?”

  只这么浅浅淡淡的一句,却足以让阿紫充满喜悦之情,“姐夫,你居然还惦记着我。”

  最后的最后,在雁门关外,当乔峰以两截断箭决然一死,阿紫没有犹豫片刻,便冲上去死死地抱着他。

  一如当年,乔峰在青石桥上抱着阿朱的情形。

  乔峰倒下的那一刻,她也心如死灰。

  她伸出右手,猛然地将两颗眼珠子挖了出来,她不愿欠游坦之的恩情,只想轻松地带着姐夫走上黄泉之路。

  她柔声叫道:“姊夫,咱们再也不欠别人什么了。以前我用毒针射你,便是要你永远和我在一起,今日总算如了我的心愿。”

  她抱着乔峰跳下来万丈深渊,她终于可以跟心爱的人一起长厢厮守了。

  恨不同君生,但愿同君死。

  生不能相爱,死却求同穴。

  每当看到这一幕,都是一声叹息。

  阿朱的爱,是至真至诚,是无私奉献的。

  而阿紫的爱,是热烈如火,是至死方休的。

  她们两姐妹,爱上同一个男人,到头来的下场,都是死于非命。

  只不过,阿朱跟乔峰是两情相悦,阿紫跟乔峰是一厢情愿。

  这其中,到底是幸与不幸,真的难以言说。

  -4-

  人世间有许多苦楚,“求不得”便是其中一种。

  阿紫的劫难,就在于此。

  她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温柔善良的女子,相反她从小被抛弃,成长环境里充满了血雨腥风,也学会了阴狠毒辣。

  她有一套自己的生存法则,也有一套自己的价值体系。

  她饱受世情冷暖,从未尝过人间温情。

  是乔峰对阿朱的深情不渝,敲开了她内心世界的一道大门,让她知道原来世间竟还有如此纯粹的真情。

  她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尤其是,乔峰还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武功盖世,侠义正直,简直是满足了她对所有美好的期待。

  在遇见乔峰之前,她的世界只有弱肉强食,只有你死我活。

  可是她从乔峰身上看到了人世间的“真善美”,从此,她便把它当成漫漫长夜里的一束光。

  她一路追赶,从不停留。

  也在这个追赶的过程中,将自己的偏执和怪异暴露的一览无遗。

  她残害他人,任性妄为,试图以这样的方式引起乔峰的关注,也增加自己的存在感。

  可她不知道,乔峰爱的是善良温婉的阿朱,根本不是暴戾乖张的她。

  她以为只要自己拼尽全力去爱,就能得到。可却不曾反思过,乌鲁木齐私家侦探公司自己是否真正懂得如何去爱?

  一念成执,一念成痴。

  爱而不得,必受其苦。

  歧路艰难,何处是归途?